在史上最长气候大会为中国谈判的年轻“老兵”们

中新社马德里12月16日电 (夏宾)史上耗时最长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终于在马德里时间15日13点55分正式闭幕。大会主席的落锤声带出艰苦卓绝的谈判成果。那么,是谁在为中国谈判?

中新社记者获悉,本届气候大会中国代表团成员超60人,核心谈判代表不到30人,“80后”是“主力军”,平均年龄不到35岁;专业覆盖广泛,包括环境科学、大气物理、国际政治等。

原告吉百利公司诉称在中国拥有“怡口蓮”系列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怡口蓮”品牌是糖果领域的世界性知名品牌。被告怡口莲公司生产、销售和宣传标有“怡口莲”商标的巧滋脆夹心米果与吉百利公司的“怡口蓮”商标高度近似,容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目前“怡口莲”商标已被宣告无效。

代表团成员里既有中国生态环境部、外交部、科技部等各部委的代表,也有清华大学和国家气候战略中心等高校和研究机构的精兵强将。

“怡口蓮”(eclairs)是吉百利公司旗下品牌,于1996年进入中国市场。也就是许多人小时候吃到的夹心太妃糖。

法院:“怡口莲”是李鬼不是李逵

吉百利公司认为,怡口莲公司生产的“巧滋脆夹心米果”产品的装潢与吉百利公司“怡口蓮喜事莲莲巧克力夹心太妃糖”产品的装潢亦高度近似,极易导致消费者的混淆,该行为同样构成不正当竞争。

怡口莲:我们米果碍着你家糖果啥事?

被告怡口莲公司辩称,不同意吉百利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法院一审认定,怡口莲公司的行为构成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判决怡口莲公司停止侵害吉百利公司“怡口蓮”系列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变更企业名称、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并赔偿吉百利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243万余元。

怡口莲(厦门)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官网截图

“在今年的谈判中,中国代表团在会场内外都获得各方的高度评价。”孙劲表示,中国在展现大国形象的同时,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在一些重要的场合和重要的谈判中,敢于并且善于发挥引导和领导的作用;在某些议程上,中国也给了一些发达国家非常好的警示。(完)

在耶鲁大学拿了环境管理硕士学位的王田从2012年起加入气候大会的中国谈判队伍中。每次气候大会谈判,她最苦恼的事情是“不敢喝水”:“因为不能上厕所,一谈谈三个小时,走也不敢走。”

用中国代表团团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的话说,“我们的谈判团队非常优秀”。在他看来,这是一支以年轻人为主、朝气蓬勃的团队。“跟谈判对手一比,基本都差个10岁左右。但水平一点不低,专业能力非常高,而且特别能战斗。”

天眼查显示,怡口莲(厦门)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4年。该公司官网显示其是一家集果冻、膨化、饼干、米果制品为一体的现代化食品企业。

“战果”如何?“还是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李高说,很多发展中国家对中国表示祝贺。

谈判代表们没有白白付出。“整个中国代表团在逐步成长,特别是我们现在有很多年轻人担任议题的协调员,在整个谈判进程中发挥的作用比较大,既是中国整个影响力提升的结果,这也跟他们自己的专业素养分不开。”中国代表团副团长、生态环境部气候司司长李高对中新社记者说。

当时有分析认为,“怡口莲”注册商标在食品行业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当事人销售的“怡门莲”与“怡口莲”仅一字之差,容易造成消费者的误认,导致市场的混淆。

根据法院判决,依照商标法的规定,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近似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是商标侵权行为。“怡口莲”与“怡口蓮”在文字构成、读音、呼叫以及含义上完全相同,“怡口莲”核定使用商品与“怡口蓮”核定使用的商品均为日常生活食品,关联性较强。怡口莲公司对“怡口莲”标识的使用行为侵害了吉百利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法官提醒,为了净化市场竞争环境,“搭便车”“攀附”等行为必然将被打击和规制。若经营者主观上具有搭便车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将与他人注册商标不具有显著性的标识用于企业字号、产品包装、宣传等行为时,则有发生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的风险。经营者应当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创建自有品牌,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

前几年曾有媒体消息称,苏州市姑苏市场监管局根据举报,调查发现姑苏区邵苹食品店自2016年2月起从其他经销商处购进“怡门莲巧香脆涂层米果”,当事人销售的“怡门莲巧香脆涂层米果”上使用“怡门莲”商标,属于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近似商标的行为。

赵英民对中新社记者表示,作为中国气候谈判代表,必须具备至少如下四种素质:有爱国心、有大局观、有专业能力、有坚强的意志和健康的体魄。

谈判代表们一直在跟时间赛跑。“虽然马德里是一个美丽的城市,但谈判代表从抵达的第一天到现在基本上都是两点一线、起早贪黑。”中国代表团副团长、外交部气候变化谈判特别代表孙劲说。

网友们留言:“一直以为怡口蓮只是怡口莲的繁体。”“才知道有两个怡口莲……”“看到这条新闻还以为怡口莲才是正版”。

“怡口蓮”天猫店的产品图

因多边机制和缔约方众多,差异多元的诉求让谈判推进缓慢、异常艰辛。对于谈判代表来说,大会期间的每一天都在加班,白天黑夜无缝衔接。

这次“怡口蓮”诉“怡口莲”侵权获赔的消息一出,有网友评论:“还以为是怡口莲和恰口莲的战争。”

高翔获得了一个意外表彰:“巴勒斯坦是今年‘七十七国集团加中国’的主席,我作为集团在周期性审评议题上的协调员,对团结发展中国家共同战斗发挥了作用,巴勒斯坦外长签发了一封写着我名字的感谢信。”

怡口莲公司的“怡口莲”商标使用的“米果”与吉百利公司商标使用的“糖果”不属于类似商品,怡口莲公司未与吉百利公司商标进行傍靠使用,未损害吉百利公司的合法权益。怡口莲公司在主营相关类别拥有已经核准注册的“怡口莲”商标,企业的商号主要识别部分与商标一致符合商业惯例,企业的设立登记合法合规。

“不是一家吗?”有网友发问。

怡口莲公司的“怡口莲”商标虽然于2019年9月20日被宣告无效,但有效期间的使用行为具有合法基础,不具有可归责性。

当了整整12年的气候谈判“老兵”,生态环境部气候司陈志华的眼镜度数从100度左右加深到400多度。他说,谈判不仅发生在每年两周的气候大会上,更多工作是在大会之外进行运筹谋划,磋商极为频繁。

法官释法解释,怡口莲公司在选择和注册企业名称时,应当对在先较为知名的品牌进行避让,但其仍然选择“怡口莲”作为其企业名称中的显著部分进行了注册,难谓善意。

自2011年起,他所在的处室每年涉及气候谈判的出访任务就有30趟左右,有双边也有多边。“不是在准备谈判出访的各种手续材料,就是在做总结和汇报。”陈志华说,经常往外跑,陪家人的时间很少。

淘宝上搜索“怡口莲”,首先出现的亿滋官方旗舰店的“怡口蓮”,但也不乏米果“怡口莲”。

所以,看到这里,你分清“怡口蓮”、“怡口莲”和“怡门莲”了吗?(完)

“80后”高翔是复旦大学毕业的博士,连续11次参加气候大会谈判的他今年有双重任务,一个是作为《巴黎协定》透明度议题的联合主持人,另一个是“七十七国集团加中国”在周期性审评议题上的集团协调员。高翔说:“每天能睡三个小时就不错了,但第二天还是缓不过来,因为从头到尾还是在开会,没有时间让你缓过来,不敢开小差。”

“怡门莲”曾经碰瓷“怡口莲”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2月1日在马德里出席第二十五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新闻发布会时称,控制全球升温在1.5°C之内仍然是可以实现的。 中新社记者 夏宾 摄

有网友曾在微博上晒出错把“怡门莲”当“怡口莲”的动态。

今年气候大会,李高让谈判代表们“放手去做两件事情”:一是学习怎么发挥对谈判进程和议题设置的引导作用,另一个是在透明度问题上“打了一仗”。

公开资料显示,始于1824年的吉百利公司也是全球第一大糖果公司,第二大口香糖公司,第三大软饮料公司,也是唯一一家同时拥有巧克力、糖果及口香糖产品的公司。

“怡口莲”不是“怡口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