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亿万富豪税率首成全国最低没错比贫困家庭都要低

大约10年前,“股神”巴菲特曾说,他缴纳的税率比自己的秘书还低,这要归功于美国联邦政府有利于富人的税收漏洞和税收减免。

然而,并非所有经济学家都认可赛斯和祖克曼的分析。在课税负担问题上,曾担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杰森·福尔曼指出,在两人的分析中没有包括可退还的税收抵免,如劳动所得税抵免(EITC)。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徐缓 编译报道

他的说法引发了一场关于美国税收制度公平性的辩论。最后,专家们一致认为,无论巴菲特的具体情况如何,大多数美国富人实际上缴纳的税率并不比中产阶级低。“这是常态吗?”当时,美国专业事实核查机构Politifact给出的答案是:“并不是。”

不同于其他对美国课税负担的估计,这项研究包含了美国人支付的所有税项:联邦所得税、公司税,以及州和地方税。不仅如此,它还包括了约2500亿美元的“间接税”,如机动车许可证和企业许可证等等。

赛斯和祖克曼将美国税收史描述为“想要向富人征税的人和想要保护富人财富的人之间的斗争”,他们认为,对超级富豪的税收逐步下降,是“历届美国政府所实施的政策的共同结果”——这些政策既降低了最高税率和资本利得税,又允许企业在海外囤积利润。到了2017年,《减税和就业法案》出台,这对富人来说无异于“意外之财”,因为它降低了最高所得税等级,并大幅降低了企业税率。

根据规定,我国公民以海员身份出入国境和在国外船舶上从事工作的,应当持有海员证,海员证一旦过期,严重影响持证人的出入境和在船工作。国际上大多数国家规定,入境海员持有的海员证有效期不得少于6个月。为了简化手续方便船员,指南明确受疫情影响期间,在船船员远程申办海员证时,仅需提供电子照片和手写签名,其他采集项目信息免予提交。对符合签发条件的,海员证签发机关将予以签发有效期一年的海员证。

根据赛斯和祖克曼的说法,到了2018年,美国富人已经开始享受该法案的“福利”:最富有的0.1%家庭平均实际税率下降了2.5个百分点。然而,该法案所承诺的益处——提高经济增长率、商业投资,以及减少赤字,在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实现。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一项关于美国超级富豪课税负担的新研究发现,2018年,美国最富有的亿万富翁们缴纳的实际税率,有史以来首次低于工人阶级及其他任何收入群体,成为全国最低一族。

对此,祖克曼反驳称,他和赛斯的分析认为,EITC和其他类似的抵免是收入的转移,类似于食品券或失业救济,而不是税收规定。“如果你开始把一些转移支付算作负税收,那就没完没了了。你认为所得税抵免是一种负税收吗?退伍军人福利呢?医疗补助呢?国防开支呢?如果没有明确的界限,结果就会变得任意。”

相比之下,在1980年,“最富400人”(Forbes400,美国《福布斯》杂志评选的全美最富有的400人)的实际税率为47%,在1950年,这个比例甚至高达70%。而底层50%人口缴纳的有效税率几乎没有随时间变化——对于中产阶级和贫困家庭来说,他们并没有从公司税或遗产税的下降中得到多少好处,因为他们现在支付的工资税(为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险提供资金)比过去更多,所以总的来说,他们的税收保持平稳。

而在十年后,这个答案似乎需要更新为“是”了。

美国最富有的400个家庭与美国底层50%的家庭的平均实际税率变化。图据《华盛顿邮报》

交通运输部海事局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我国近8万名海员坚持在国际航行船舶上工作。此举将为6000名在未来3个月海员证过期或有效期不足6个月的海员们解决后之忧,保障我国海员顺利出入境从业。

福尔曼说,这项旨在鼓励低收入家庭工作的税收抵免是税法的一部分。比如,一个人支付了1000美元的联邦所得税,然后得到了1500美元的税收抵免,那么他的联邦课税负担将是-500美元,但是福尔曼说,根据赛斯和祖克曼的分析,这个人的负担将是0美元。这一结果将使低收入人群的总课税负担显得高于实际水平。

然而,《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指出,经济学家普遍认为,近几十年来,美国富人的课税负担已大幅下降。“富人们交的税肯定比过去少,也比他们应该交的少。”福尔曼也承认。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家伊曼纽尔·赛斯和加布里埃尔·祖克曼收集了美国自1950年以来的税收数据并加以比较,结果发现,2018年,美国400个最富有家庭的平均实际税率为23%,比美国底层50%家庭的24.2%低了一个百分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