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34岁女总理欲推新工作制每周4天每天6小时!你羡慕吗

2019年12月10日,桑娜·马林宣誓就任芬兰总理,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领导人。自上任以来,马林便引发全球媒体的关注。不仅因为她是34岁的最年轻“美女总理”,还因为她不断提出的各项政策。

男护士刘贺芳:“我想上‘前线’”

短短一周内,将4850件防护服、1500公斤消毒液火速送达湖北省荆州市中医医院等8家医院,95后姑娘牛雅琪和她与朋友联合成立的荆楚公益联盟被纷纷点赞。

铁路姑娘牛雅琪:一周筹集4850件防护服

随着疫情发展越来越严重,湖北多地进行了交通管制,牛雅琪所处的荆州市交通也变得越来越不方便,快递也停运,筹集到的物资后怎么运输成了大问题。厂家不配送,牛雅琪和同伴们便自己联系货车司机运送,办理车辆通行证。几乎每天,牛雅琪和同伴要打几百个电话,守在网络十几个小时,一旦联系到医疗资源,还要第一时间联系物流,以最快的速度将捐赠物资运送到医院。

由于接触大量的人群,葛志杰对自己的安全也曾一度担心,但他的心态也在慢慢转变,“反正我的防护措施 做到位了,我平时也注意锻炼身体,身体素质各方面条件都还可以,应该 不会出什么大事情!然后我就对自己说,去吧,到祖国需要你的地方去,要 对自己有信心!”这使得葛志杰能以平和的心态面对防疫工作。

牛雅琪和同伴以这个联盟为平台,联系全国各地的医疗用品生产厂家和捐赠团体,积极组织货源,对接需要捐赠的医院。但这个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为了对接好医院的需求,牛雅琪要先在网上确认,哪些医院需要医疗物资,确定好需求的种类后再去联系相关的厂家和单位。这样一来即使先了解到有货源,存在的时间差也使得团队不能很迅速地将物资拿下。此前还由于团队资金短缺,到最后也没能将预定的物资拿下,只能眼睁睁看着被别人以更高的价格买走。

图/老板电器公告截图

王子明表示,休假在芬兰既是法律规定,也是一个重要传统。芬兰的工会组织在100年前就开始致力于工人假期福利的争取,经过长时间的努力,法律规定了芬兰人每年必须有假期。我一个同学5月份入职一家IT公司,他老板还鼓励性地问他要不要在六七月休长假。他们觉得,休息好了才能工作好,不在乎那点时间。

当得知入选支援武汉的医疗队后,刘贺芳既紧张又振奋,但他的家人却强烈反对,刘贺芳只好不停地给父母做思想工作,虽然嘴上和父母说着“不危险”“不用担心”,他也曾预想过最坏的结果,但“如果这次不去,可能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

老师和同学们也很支持葛志杰的志愿工作,当收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关心和祝福时,葛志杰很感动。受葛志杰的影响,身边的一位同学在了解到有这样的志愿活动时,马上也报了名,协助所在社区进行疫情防控调查。

老板电器表示,在确保正常经营和资金安全的前提下,以自有闲置资金购买银行理财产品,不会影响公司日常资金正常周转所需,不会影响公司主营业务的正常开展。

“后来,筹款慢慢越来越多,这种情况才变好一些。”到现在,牛雅琪的团队已经达到了154人。

一周只上4天班的微软员工效率提高40%

志愿者们被分成了两批,早上8点半到下午两点半和下午两点半到晚上8点半是志愿者们工作的两个时间段,中间没有休息时间,葛志杰和伙伴们的休息只能轮换进行。

此前,刘贺芳也在一直关注武汉的疫情,同为医护人员的他深知武汉一线医护人员的不易,“他们确实是每日每夜一直在工作,我特别敬佩、也心疼他们,当时就想自己能做点什么,所以马上报名了”。

马林的提议得到了芬兰教育部长李·安德松的支持。安德松说,“让芬兰公民减少工作时长是很重要的。这与女性领导层的执政风格无关,而是给选民们提供帮助,信守对选民们的承诺”。

1月29日,葛志杰和众多共青团员响应号召,组成一支志愿者队伍,前往南京南站火车站。面对日益严重的疫情防控形势,南京南站火车站的通道口已全部关闭,只留下一个出口。到站的旅客都要测量体温,之后 才能顺利出站。葛志杰和伙伴们的工作便是在出站口维持旅客排队秩序并协助使用仪器测量体温。

据《卫报》报道,在2019年8月,微软日本公司尝试了一个名叫“2019年工作——生活选择挑战”的新项目,让公司的2300名员工连续五个周五休假,而且不会降低他们的工资。在试验期间,微软日本公司将其会议时间从60分钟缩短至30分钟,一些会议的参会人数上限为5人。

“你不去,我也不去,到时候全都不去, 怎么办?”去到南京南站当一名志愿者协助疫情防控前,江苏食品药品学院学生葛志杰对家人说。

芬兰拟推行每周四天工作制

除了微软日本公司员工的工作效率大幅提高外,在上述试验期间,这些员工在工作期间的休息时间减少了25%、每周少工作一天让办公室的用电量减少了23%、员工使用的打印纸纸张减少了59%。92%的微软日本公司员工表示,他们更喜欢这种一周只工作四天的工作制。

第二天,刘贺芳和同事便全面接管了武汉市汉口医院的一个呼吸科病区,里面是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最初,刘贺芳也曾担心自己的经验不足难以应对挑战,但当接触第一位患者时,他也顾不上多想和紧张,唯一想的就是尽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特别是面对被感染和收治在自己病区的20多位同行时,“真的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帮助到他们”。

就这样,她和在医院工作的好朋友联合起来,在朋友圈广发公益倡议,通过朋友召唤朋友,并于1月25日成立了荆楚公益联盟,广聚爱心人士为医院筹集紧缺的医疗物资。

虽然每天长时间戴着N95口罩、穿着防护服,有些喘不过气来,连护目镜也经常全是雾气和水珠,但刘贺芳觉得和这里的医护人员比,自己这些都不算什么,“这里的医护人员实在太辛苦了,我们还可以休息换班。如果说我们是超负荷工作的话,他们真的接近无休了,每天除了上班就是睡觉,睡醒马上要去上班,但是睡觉的时间非常短。”

三季报显示,老板电器前三季度实现营收56.2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8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7.31%。同时,报告期末,货币资金较年初增加47.74%,老板电器解释称,主要系公司回款增加及购买银行理财产品金额减少所致。

今天,本刊选择了3位曾经在高职院校就读或正在就读的高职生,讲述了他们正在进行的战“疫”故事。

随着武汉疫情的蔓延,她所在的荆州疫情也十分严重,因其朋友的父亲也在医院工作,所以她得知眼下医院爆满且医疗防护物资极度缺乏,“有的医生防护服破了也没法换只能接着穿,还有的用雨衣代替。”牛雅琪说她怎么也坐不住了,“一定要去做点什么”。

疫情当前,作为一名南京人,更作为一名共青团员,葛志杰觉得应该为家乡贡献一分力量。恰巧团中央下发倡议书,鼓励广大团员众志成城志愿参与疫情防控工作,葛志杰觉得自己作了正确的决定,“我到了我该去的地方”。

微软日本总裁兼首席执行官Takuya Hirano在公司的官网声明中表示,“我希望员工思考并体验如何在减少20%工作时间的情况下实现同样的结果。”

牛雅琪为湖南高速铁路职业技术学院铁工1303班毕业生,现为中国武汉铁路局集团公司宜昌综合维修段宜昌东综合维修车间的一名线路工。年前,牛雅琪回到荆州老家过年,原本初一就要返回宜昌上班,但因湖北多地封城,火车停开,交通中断,她被告知在家待命。

这也是他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生日,原本打算春节过后回家里过,但1月26日,刘贺芳所在的医院收到了来自广东省委省政府的一则通知——需抽调一支100多人的医疗队支援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我要去‘前线’。”刘贺芳当即决定。

志愿者葛志杰:“我到了我该去的地方”

这些员工们经常表示,他们可以减少在办公室工作的时间,从而提高工作效率。一家名叫Robert Half的人力资源公司对1500名员工和600名人力资源经理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66%的员工表示,他们希望一周的工作时间能少于5天。

牛雅琪还记得运送第一批物资的山东“师傅”,“他的本职工作并不是货车司机,而是搞化学研究的研究人员,不仅自己捐了一些防护服、口罩,还特意从山东开车25个小时到宜昌”。

刘贺芳是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医学院护理专业2019届毕业生,参加工作仅半年时间。由于年纪较小、经验较少,他对自己能不能入选心里没底,于是就去和领导反复沟通以表达自己去“前线”的强烈愿望,“我想上前线,一定要选我,这种时候我应该冲上去。”

在这项试验结束时,微软日本公司发现这让公司的会议更有效率、员工们更快乐、工作效率大幅提高了40%。作为这项计划的一部分,微软日本公司还计划为这些员工的家庭度假提供最高10万日元(约920美元)的补贴。

公开资料显示,马林成为芬兰总理之前,曾担任交通部部长一职。在她任职期间,就提倡过缩短工作时间,以改善雇主与员工之间的关系,提升工作效率。

马林的提议应该能够得到芬兰公司支持。中国青年报在2012年的一篇报道中就写道,当时在芬兰实习的研究生王子明接受采访时候表示,芬兰的公司普遍认为,休息好才能工作好,休假是为了更好地工作。

按照接到任务时的最初安排,刘贺芳和同事只需在武汉支援半个月至一个月,“但是现在看这个形势,如果一个月期满要把我们召回去换人的话,我还是会主动申请留下来继续在这边长守的。”

直到现在,每天仍有医院联系牛雅琪,希望能得到些医疗物资的援助。“其实,他们也不知道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我们是怎么去弄到物资的,他们只是觉得我们都可以找到。”牛雅琪能真切感受到了他们的无助感,如今仍在尽力去联系物资,“希望能够帮得上医院的忙”。

据英国《每日邮报》消息,马林日前提议,芬兰拟实行每周4天、每天6小时的工作制度。

就在近日,马林表示她有意推行全新的工作制度以给予芬兰人民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家人,其中包括每周工作4天及每天工作6小时的时间计划。

在短短一周时间内,牛雅琪及其团队便将筹集到的4850件防护服、1500公斤消毒液送达了荆州市的8家医院。但牛雅琪知道,这些物资对于目前医院的巨大需求而言,还远远不够。

“所以说,我觉得我到了我该去的地方。”对于自己的志愿工作,葛志杰如此说。

芬兰人认为休假是为了更好工作

哈佛商业评论发表的另一项实验也显示,缩短员工们每天的平均工作时间(从每天工作8小时缩短至6小时),同样提高了工作效率。Kronos劳动力研究所在2018年对3000名员工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超过一半的全职员工认为他们可以在一天5小时内完成工作。

芬兰目前实行每周工作5天,每天工作8小时的工作制度。马林认为,这种工作制度并不适合员工,倘若实施“新的”工作制度,将使得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她表示,“人们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和家人、爱人相处,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培养兴趣爱好及生活的其他方面,比如文化。这应该是我们工作、生活的下一个方向”。

但也有工作狂不愿休息的。比如我暑期实习时的老板,就4年没有休假了,但会有相应补偿。像我的话,实习工资2300欧元一个月,除去各种税收,到手大约不到2000欧元。我每个月有法定的两天假期,如果不休,公司会折成钱给我们。有几次我选择不休,实习结束时,连奖金带休假的钱,我多拿了800多欧元。

在这些天,牛雅琪遇到很多主动来帮忙的人,“所以真正做起来的时候,比自己想象中的其实要顺利一些”。有时候联系不到货车司机,她就发动家人自驾去接货。

1月28日晚,刘贺芳和来自全省的100多名医护人员组成的广东省第二批医疗队飞往武汉。飞机上,带队的领导叮嘱大家,“到了武汉,就相当于战场,一线的战场,我们都在同一个战壕里,要随时注意。要做最坏的思想准备,不管是在生活上还是在医疗上……”当时,刘贺芳心里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期待,“期待自己真正能为大家做点什么,希望能尽一分绵薄之力。”

2月3日,正月初十,广东省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的护理医生刘贺芳在武汉市汉口医院度过了他的23岁生日。

抵达武汉后,刘贺芳和同事们没有立即去医院,而是进行了一整天的反复培训和生活等各方面的准备,“比如穿脱防护服的训练,有些医护人员还没真正动手操作过。如果不反复练习,脱防护服时不小心碰到了,其实是非常危险的。”刘贺芳说。

王子明还表示,不过芬兰假期太多也不都是好事。全民休假的情况下,从事公共服务行业的人也休息。法定节假日的时候,商店关门,连公交车都没有。想买个东西或出个门,就会遇到麻烦。

当第一次接触旅客和进行引导、排查时,葛志杰也感到紧张。但当看到旅客们都戴着口罩,有秩序地听从指挥配合检查时,心理的紧张也就慢慢转化成了感动。“只要我们穿上志愿者服装和白大褂站在那里,我能感觉到旅客们是信任我们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