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自制《我的世界》版激流勇进多条捷径冲冲冲

网友Luis0413在Reddit上分享了在《我的世界》中制作的巨型水上滑梯,整体设计很是用心,还有捷径可寻。

Luis0413在原帖中表示这个巨型水上滑梯的制作大概花了10小时的时间。而且这个水上滑梯并非只能让玩家一条路抵达终点,在滑梯的主要路径上还有几个通往捷径的地点,能让玩家更快地抵达终点,可以说这个水上滑梯的设计很是用心了。

1 2 3 4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疫情当下,“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不论是奋战在抗“疫”一线勇士,还是“宅”在家中的人们,都在为防止疫情的扩散而努力。无数的文学力量如涓涓细流正在凝聚,为逝者缅怀、为勇士讴歌、为中国加油。(完)

《西部》主编张映姝称:“文学什么时候都不能缺席,尤其是在大灾大难的危机时刻。”

网民“小雅”说,从池莉的笔下我认识了武汉,武汉封城时我还想到了她。身处疫情中心,她呼吁的正是我想说的!

四川诗人鲁娟在《写给爱人的一封信》中写道“如果此刻,你看到在病痛中挣扎的患者/看到她有多么需要我/你就会明白,她的家人多么盼望着她回去/正如我那般渴望见到你”。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

不论是来自遥远的欧洲,还是中国土生土长的诗歌,在疫情当下,为何被中国媒体引用,民众转发?答案或为情感上“产生触动、引起共鸣”,又或为文学的力量,慰藉焦虑的心灵。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我的世界专区

一首首诗歌、一篇篇文章,向“最美的逆行者”——医护人员、“外卖小哥”、运输医疗物资的货车司机、雷神山医院的建设者、环卫工人,还有坚毅的父亲、坚韧的母亲以及嗷嗷待哺却被留守在家的孩子致敬。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17世纪英国诗人约翰·多恩的诗歌被广泛提及,和这首诗同样被广泛转载的,还有出自中国古老《诗经》的“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身处武汉的作家池莉最近发表的文章《隔离时期的爱与情》,也被不少网站和自媒体转载。学医出身、曾是一名流行病防治医生的池莉在文章结束时写到“隔离就是战争!战争必须让愚蠢无知廉价的爱与情走开!唯有将严格隔离坚持到底,人类才有可能赢得胜利!”。这句话亦引发不少民众的共鸣。

重庆诗人张守刚说,希望通过诗歌表达自己的内心情感,也表达着对抗“疫”一线的白衣天使等群体的敬仰,更多的是对生命的敬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