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疫情期间延期缴纳社保不会有中断记录

中新网北京2月4日电(记者 杜燕) 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徐熙表示,准时缴费社保缴费是个人、企业的权利也是义务,是个人积分落户、购房、买车等的重要参考标准。

但在疫情防控期间,延迟缴纳社会保险费,将1月、2月应缴社会保险费征收期延长至3月底,“不会有中断的记录。”

此外,对于旅游、住宿、餐饮、会展、商贸流通、交通运输、教育培训、文艺演出、影视剧院、冰雪体育等受影响较大的行业企业,经相关行业主管部门确认,可将疫情影响期间应缴社会保险费征收期延长至7月底。不收滞纳金。各个行业可先到相关主管部门申报,经确认后由人力社保局与医保局进行审核。

18日晚间,港交所发布公告称,辉山乳业的股份自2017年3月24日起已暂停买卖。2018年3月27日,联交所上市部认为该公司并未符合《上市规则》第13.24条有关拥有足够业务运作或资产的规定,故根据《上市规则》第17项应用指引将该公司置于除牌程序的第一阶段。

2004年7月,沈阳市农垦联合企业总公司彻底退出辉山乳业,辉山乳业又由中外合资变为外资美国隆迪独有,杨凯为辉山乳业新任总经理,负责日常运营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辉山乳业在暴跌前还是港股通标的,且备受内资青睐。在停牌前,辉山乳业已累计60次上榜沪深港通当日十大成交股名单。根据港交所公布的港股通持股数据,在辉山乳业暴跌前一天,内地资金通过港股通合计持有9.6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16%。

今年8月7日辉山乳业发布的暂停股份买卖最新消息显示,管理人宣布二零一九年三月版重组计划没有获得若干债权人表决组的多数批准。辉山乳业还表示,数家中国乳制品企业已表达了作为重组方参与八十三家中国附属公司重组的初步意愿,管理人将与他们接洽谈判,如果成功,将可制定修订版的重组计划,再于适当时候由债权人和分担人进行表决。

但这两份做空的报告并未大幅影响辉山乳业股价。

然而,辉山乳业的资产重整之路并不顺利。2019年4月,辉山乳业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由于以银行为主的普通债权人与有财产担保债权人反对比重超过50%,导致《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八十三家企业重整方案草案》在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被否。

根据港交所《上市规则》,上市公司被除牌的流程有三个阶段,每个阶段最短6个月,其间公司可提交复牌建议予以港交所上市部审批,在每个阶段结束时,如果没有一个可行的建议,港交所会将公司至于下一个除牌阶段,直至取消上市地位。

辉山乳业成立于1951年,前身是沈阳农垦总公司下属的国有企业。据介绍,1998年底,沈阳农垦总公司将沈阳地区的多个畜牧场、牛奶公司、乳品加工企业整合在一起,组建了“沈阳辉山乳业集团”。

早在2016年的12月16日和19日,著名的做空机构浑水(MuddyWaters Research)接连发布了两篇做空辉山乳业(6863.HK)的报告。

2017年11月16日,辉山乳业曾发布公告称,截至2017年3月31日的综合净负债有可能达105亿元人民币,进入临时清盘,将尽可能考虑所有可供选择的方案以保全集团资产。

辉山乳业股价崩盘后,债务危机接连爆发,涉及金融债权上百亿元,杨凯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也是是我们所说的“老赖”。

据证券时报,被取消上市的公司,股东持有公司股票就成为废纸一张,只可以在场外交易,但因为场外交易缺乏流通性,所以在估值上会有很大折让。由于散户投资者难以了解公司实际业务及价值,场外交易渠道有效,因此站在散户角度来看,公司退市基本等于全部损失,持有股票会一文不值。

在停牌期间,辉山乳业重组消息不断,一度有蒙牛、光明等大企业有意“接盘”的消息传出,但均无下文。

随后又经过了股权转让和经营实体变更,最终在2012年8月,杨凯成为辉山乳业的大股东和董事长。

2016年12月19日,浑水以国家税务总局增值税数据为佐证,又发布了第二份报告,称辉山乳业存在大量欺诈性收入,农产品建设条件恶劣,在维护上的资本支出不足以保证奶牛的健康以及牛奶产出。并维持对辉山乳业的财务问题判断,认为公司资金链出现危机。

2016年杨凯以260亿身家,登上了胡润百富榜,排在第66位,是辽宁省首富。

作为辽宁沈阳老牌乳企的辉山乳业,于2013年在香港上市,在2017年3月24日之前,市值约为400亿港元。为何沦落到如此境地?

2002年,辉山乳业进行了改制,引入外部资金进行合资,由国有控股变为中外合资。

与杨凯密切相关的企业有32家,其中还包括房地产企业,沈阳万鼎房屋开发有限公司就与杨凯关系颇深,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杨凯在其中占据60%的股权,是公司实际的控制人,不过目前杨凯在该公司的股权已被冻结。

当年12月16日,浑水称辉山乳业价值接近零,指该公司最少自2014年以来一直发布不实的财务数据,包括盈利造假、夸大资本开支等,又指公司主席杨凯有可能挪用公司至少1.5亿元人民币资产,真实数字或更大。

到了2017年3月,辉山乳业被曝出债务危机,有媒体称辉山乳业大股东挪用30亿账上资金投资房地产,资金无法回收,尤其是在浑水沽空报告之后,各家银行前去审计调查,结果发现大股东挪用30亿现金投资地产,资金无法收回。受该消息影响,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闪崩,盘中跌幅一度超过90%,半个小时内市值蒸发320亿港元。

辉山乳业曾是东北地区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拥有近50万亩苜蓿草及辅助饲料种植基地、年产50万吨奶牛专用精饲料加工厂、超过20万头纯种进口奶牛、82座规模化自营牧场以及六座现代化乳品加工生产基地。

联交所分别于2018年9月27日及2019年5月3日将该公司置于除牌程序的第二及第三阶段。在除牌程序的第三阶段于2019年11月15日届满前,该公司并没有提交任何复牌建议。因此,联交所决定取消该公司股份在联交所的上市地位。

启信宝数据显示,杨凯失信信息有4项,高消费限制令高达69项,从数据来看,杨凯的高消费限制令从2017年7月5日就已经开始了。

在此背景下,辉山乳业启动破产重整。2017年12月4日晚间,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裁定,接受辉山乳业债权人提出的对该公司两家主要附属公司破产重整的申请,正式启动破产重整程序。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重庆商报、北京商报、证券时报、中国基金报

Back To Top